全麵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廣東省草民电影网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專欄 >> 媒體評論 >> 
字號:

全麵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

發布時間: 2018-11-21 來源:陳榮平


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長期存在的區域發展不協調問題,是廣東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軟肋。在中共廣東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上,省委書記李希提出,要改變傳統思維,轉變固有思路,突破行政區劃局限,以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發展格局為重點,全麵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形成由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構成的發展新格局。那麽,如何理解和把握這一新戰略?新戰略與傳統的區域發展戰略有何區別與聯係?對廣東的區域協調發展將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新思路:從“粵東粵西粵北”到“一核一帶一區”的區域發展模式創新

與傳統的粵東粵西粵北振興發展戰略相比較而言,新戰略是區域協調發展思路和發展模式的創新。廣東一直高度重視並著力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繼2013年出台實施促進粵東、粵西和粵北振興發展“三大抓手”(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園區擴能增效和城市中心區擴容提質),20167月省委十一屆七次全會提出大力推動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粵北產業共建,形成同一水平、優勢互補的分工合作格局。除此之外,大力啟動“對口幫扶”“精準扶貧”和“旅遊扶貧”等措施。這些努力對解決地區差距、實現區域協調發展產生了積極作用。但是,就戰略思路而言,本質上未能擺脫“路通財通”“大辦工業”和“造園建城”的傳統發展模式。

傳統發展模式在特定條件下產生過積極的作用,但是在新常態下已經“此路不通”,存在認識片麵性和操作的局限性。認識上,認為欠發達地區的產業(主要指工業)基礎薄弱是經濟欠發達的主要原因,而產業基礎薄弱就是交通基礎設施落後所致,所以要通過工業園區、產業轉移和產業共建等,實現欠發達地區經濟發展,達到縮小經濟發展差距和區域協調發展目的。但是,大辦工業不是、也不可能是欠發達地區經濟振興發展的唯一途徑;珠三角發展模式不是、也不可能是全省唯一的發展模式,因為這種模式具有相當大的不可複製性和不可轉移性。


新舉措:功能差異化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戰略創新

依據區域經濟發展的基本理論,城鎮、鄉村分別屬於經濟社會發展兩個不同的空間載體,二者資源稟賦條件的差異決定了它們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扮演不同的角色,需選擇差異化的發展模式,走自身特色的發展道路。盡管這樣,二者的發展戰略不是、也不應該是一種孰先孰後的優先次序關係,不是此消彼長的對立關係、替代關係,相反,是一個硬幣的兩麵,相互依存、互動共生。在長期的工業化、城鎮化進程中,城鎮一直充當著工業化、城鎮化的主戰場。這種發展次序關係是曆史、區位、資源稟賦等多種因素造成的,不論其成因怎樣,都可以斷定並非主觀能動的戰略選擇結果。為此,我們要打破慣性思維上的一個認識誤區,認為現代化就是要優先發展城鎮,隻要城鎮發展了,通過城鎮反哺鄉村就可以實現城鄉共同發展。

作為近年來粵東粵西粵北振興發展的重要舉措,產業園區和城市擴容邏輯下的“產業共建、整體布局、一體發展”,容易忽視粵東粵西粵北的產業基礎和資源優勢,結果是傳統產業向粵東粵西粵北轉移,而粵東粵西粵北具有產業基礎和資源優勢的產業始終沒有辦法成長壯大。更為嚴重的是致使原本在珠三角地區就屬於薄弱、粵東粵西粵北有資源優勢而又引領發展方向的新興產業、新業態,始終沒有得到應有的發展。依據黨的十九大精神,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農業農村發展也步入新的曆史階段。鄉村振興戰略作為引領新時代的區域協調發展和城鄉融合發展的戰略舉措,其目標和要求是“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這不是工業與外貿為核心主線的珠三角模式,也不是簡單的“產業共建”所能達成的。

“一核一帶一區”的三個功能片區戰略布局,與傳統的珠三角和粵東粵西粵北戰略具有本質的差異。(1)三大功能片區的戰略布局徹底打破了行政區劃界限。傳統的粵東粵西粵北振興發展,其實隻是將其作為一個相對於珠三角的欠發達落後地區看待,並沒有賦予其戰略功能。換而言之,都是承接產業轉移的落後地區,而不是可以與珠三角協同發展、融合發展的功能區;(2)粵東粵西粵北沒有差異化的區域功能定位,自然也就沒有差異化的交通基礎設施布局、產業園區和產業項目。新戰略立足於各個區域的資源稟賦,因地製宜開展城市建設,發展各具特色的產業園區和產業項目,為區域協調發展奠定了產業基礎。(3)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形成由珠三角核心區、沿海經濟帶、北部生態發展區構成的發展新格局,戰略推進的任務是立足各區域功能定位,差異化布局交通基礎設施、因地製宜發展各具特色的城市,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最終實現區域協調發展。


新格局:廣東創新發展曆史的新開始

作為區域發展戰略意義上的“一核一帶一區”新格局,不僅僅是空間上三個不同發展定位的功能板塊,而且是結構優化、發展質量升級的創新發展體係,是“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的新起點。可以從三個層麵看出:(1)以城帶鄉、城鄉融合發展,整體謀劃珠三角核心區的優化發展與粵東粵西粵北的振興發展;(2)實施沿海經濟帶戰略,把珠三角與粵東、粵西的發展連成一體,打造新的增長極;(3)把粵北山區建設成為生態發展區,以生態優先和綠色發展為引領,在高水平保護中實現高質量發展。這種從結構到功能的戰略調整,實現了廣東改革開放曆史上的多個“新開始”。其戰略意義已經不僅僅是區域發展空間上的格局調整,而是發展理念、發展思路和發展目標意義上的認識格局、實踐格局和戰略境界的躍升,堪稱廣東省創新發展曆史上的新裏程碑。

(作者係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轉自《南方日報》2018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