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根本之策-廣東省草民电影网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專欄 >> 媒體評論 >> 
字號:

解決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根本之策

發布時間: 2018-11-21 來源:夏輝


如何解決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廣東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改變傳統思維,轉變固有思路,開始全麵實施以功能區為引領的區域發展新戰略。這一新戰略實際上包含對區域不協調問題的新認識,在新的區域發展戰略和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背景下,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中的地區協調發展問題,也最終歸結為城鄉差距問題。城鄉不平衡依然是新時代最大的發展不平衡。廣東發展最大的短板仍然在農村,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從根本上說還是城鄉發展不平衡、鄉村發展不充分的問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就成為解決廣東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根本之策。


聚焦“五個振興”集中用力,推動廣東農業全麵升級、農村全麵進步、農民全麵發展

“五個振興”即鄉村產業振興、鄉村人才振興、鄉村文化振興、鄉村生態振興、鄉村組織振興,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就如何實施好鄉村振興戰略作出的科學論斷,為製定清晰明確的鄉村振興任務書和路線圖指明了基本方向,提供了行動指南。李希書記在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上提出,聚焦振興產業、人才、文化、生態和組織集中用力,改變農村落後麵貌。這既是落實貫徹總書記重要指示,也是廣東鄉村振興的現實需要。“五個振興”既是目標,也構成相互發展的條件和手段。

一是組織振興。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的最大特色就是十分強調黨管農村工作,突出黨的組織領導和政治保障功能。這是實現鄉村振興的最根本的製度保障。加強黨對農村工作的領導,首先要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領導核心地位,讓基層黨組織成為凝聚各方力量的堅強堡壘,成為鄉村共建共治的樞紐和平台。今年廣東全省鄉村振興工作會議明確提出了“頭雁”工程,今後5年每年選派約1000名優秀黨員幹部到全省貧困村、軟弱渙散村、集體經濟薄弱村擔任黨組織第一書記。以“頭雁”工程形成強大的“頭雁效應”

二是產業振興。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將產業興旺放在鄉村振興戰略總要求的首位,說明解決“三農”問題的第一要務仍然是發展農村生產力。產業興旺是推動鄉村振興的原動力,也是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經濟基礎。如何實現產業興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產業興旺和產業融合,其目的都是把產業鏈價值鏈的各個環節盡可能留在當地,以農民能夠分享產業鏈增值收益為核心。隻有這樣才能實現“基在農業、惠在農村、利在農民”。廣東提出要抓住關鍵,把現代農業產業園建設作為鄉村振興特別是產業振興的重要抓手,就是要把資本、人才和技術集中在一個空間內,把生產、加工和服務三者融合。同時廣東提出大力發展特色產業,在“特”字上做文章,因為隻有特色產業才更可能在本地實現產業融合。

三是生態振興。作為美麗鄉村的升級版,鄉村振興戰略實質上是融生產、生活、生態、文化等多要素於一體的係統工程。這種一體化融合的要求,不僅在於發展目標的多元性和綜合性,更在於這些要素的融合可以實現協同和裂變。其中生態資源和生態效應的充分利用和發揮是其中的精髓和點睛之筆。一些地方由於生態環境好,依托生態和宜居的底色,農業和特色產業實現了與休閑觀光旅遊業的融合,實現“生產+生活+生態”的產城鄉一體化功能集聚。廣東提出“全域推進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建設,把培育嶺南特色小鎮與生態宜居美麗鄉村建設同部署、齊推進”,就在於充分認識到生態振興的撬動作用,通過特色小鎮,打造鄉村振興的新支點、新載體。

四是文化振興。鄉村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靈魂所在。廣東的文化振興,注重新時代意識的培養和鄉規民約完善,從而煥發廣東鄉村文明新氣象。

五是人才振興。人才是鄉村發展的第一要素。為鼓勵支持人才“上山下鄉”,培育新型職業農民隊伍,省委十二屆四次全會提出要建立促進專業人才下沉機製,健全人才結對幫扶機製,強化鄉賢和外出務工人員對接機製等三個機製。


正確把握鄉村振興的根本要求,把政府的主導作用和市場的決定作用更好地結合起來

讓農民參與發展機會和分享發展成果、讓農民生活富裕始終是鄉村振興的最基本最重要的目標。

如何才能實現讓農民生活富裕的目標?決定解決“三農”問題不可能隻依靠城市化的一端。城鄉融合發展理念的提出和踐行,就是從以往的城市單一中心轉換為城市與鄉村的雙中心,改變農業附屬於工業、農村附屬於城市的格局,使鄉村成為具有自主發展能力的一端。構建推動城鄉要素雙向流動與平等交換的體製機製是必經之路,塑造發揮鄉村潛在比較優勢的發展動力機製是關鍵之舉。

我們既要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大力推進體製機製創新,強化鄉村振興的製度性供給,探索以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為主要內容的城鄉融合發展政策創新,積極發展各種幫扶共建方式,確保農業農村的優先發展,也要充分發揮市場在城鄉要素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隨著高鐵等快速交通係統的發展、信息技術和網絡經濟的擴散效應,鄉村的空間價值已經重塑。鄉村不再隻是提供農產品的生產基地,鄉村作為生態保護空間、宜居生活空間、休閑度假和旅遊空間等方麵的潛在獨特價值,在城市居民消費升級背景下日益凸顯,城市對鄉村的資源和環境都有了新的要求和需求。鄉村產業振興的條件已經基本具備,城鄉要素雙向流動的格局和勢能已經初步形成。綜觀廣東鄉村振興戰略部署,既有通過全域性視角打通城鄉要素互動的瓶頸和壁壘予以一體化規劃的思路,也有通過遵循提高資本回報率的市場規律,以生產和加工環節的縱向一體化和範圍經濟的空間一體化推動產業融合發展的具體政策體係,還有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通過發揮企業家才能提高人力資本回報率的思路舉措,並進一步強化了黨委對“三農”工作的領導,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堅強有力的政治保證和組織保證。同時,在加快構建城鄉融合發展的體製機製和政策體係、財政投入機製、各種幫扶工作體製機製方麵著力,形成了推動鄉村振興的強大合力。

(作者係廣東省社科院副研究員)

——轉自《南方日報》2018723